關於部落格
all i wanna say is that

they don't really care about us
  • 77931

    累積人氣

  • 0

    今日人氣

    20

    追蹤人氣

又夢到了

剛開始出現這學校的時候,我還上得去五樓,可以在五樓閒晃看學生上課,樓梯上去右手邊就是最邊間廁所,而在左手邊一整排的教室中,上課的學生也都很正常,只是常常私語著廁所很怪異感到困擾。
但是逐漸的,偶爾夢到的這間學校校舍五樓,因為我有時候沒上去看,不知不覺間,我已經沒辦法踏上去了。 剛開始,和在五樓上課的學生使用那個邊邊廁所的時候,確實在裡面碰到恐怖的事情,例如血從牆壁噴出、不像人的聲音從週遭傳出、或是滿身是血的人從另一間廁所上方出現直盯著自己、最恐怖的莫過於空間被改變,雖然裝潢擺設還是原來的廁所,可是光線色彩都變得很恐怖,帶著灰的藍黑綠色調,甚至連物品都變得破舊骯髒…諸如此類,反正你想得到的常見驚悚模式都出現過,總是尖叫驚恐的和學生一起衝出來,(有時候甚至明明不少人一起進來,卻經常只剩下自己一個人,直到逃出來才發現身邊還有不少學生一起逃出)當時還有點想知道為什麼這廁所會這樣,而會在夢中出現這間學校時特地前往。 說到特地前往,這個要另外提一下我對於夢的控制。由於以前曾經精神狀況不太好所以反應在夢中(猜測),做了很多痛苦的夢,大約從那時起就訓練自己在夢中碰到極端恐懼或痛苦時(真實度100%,被刀砍比被美工刀割傷還要痛非常非常多,幾乎會心臟麻痺的恐懼痛苦),迅速改變夢的內容或是逼迫自己從夢中醒來,現在偶爾可以在夢中擁有自由意識,可以操控夢中人物包含自己的行動,感覺有點像在夢境探險,可以控制的時候還算滿有趣的,不能控制的時候就當在看戲。 其實現在想想,之前幾次夢到這學校的時候,就已經有點徵兆了,那最靠近廁所(雖然中間隔著樓梯)的教室,裡面的學生感覺似乎越來越陰沉,笑容和聲音都逐漸消失的感覺,沒想到已經完全淪陷了…… 這次我完全踏不上五樓,我是拼命忍耐著恐懼和異象,勉強爬上最後三格,可是被沾滿血的手抓住而跌倒,當時,倒下的我看到了,隱約看得到那間廁所外的石製洗手台已經長了許多綠膿般的霉,光線是陰沉的藍綠,洗手台像是被鐮刀砍過一樣有許多處已經破損,廁所門方向的地板上也有血在不斷的溢出,我四周突然出現極大的臉龐,是少女的感覺,但是五官似乎異位了,領口附近衣服是深色所以不太確定有沒有沾血,不過臉倒是被血模糊得完全看不清。 在這瞬間我看到後方還有一個學生膽戰心驚的似乎也要上樓來,可是也被嚇得癱坐在地上,那時候我感覺隔壁教室的學生似乎都回過頭看著我們這個方向(只是感覺,感覺那些學生透過牆壁在看我),他們的臉都是藍黑色,面無表情,真的很像死了很久的人似的。 聽到那個恐怖的氣息聲,我一邊慘叫一邊爬起來,拉著那個嚇得動不了的女學生一起逃下樓,她還真是滿拖累我的,速度很慢,幾乎是讓我拖著她跑,可是樓梯好像怎麼跑都維持在四到五樓的樓梯間一樣,不斷湧出血和各種奇怪的聲響,還有那個血淋淋的少女頭,然後我聽到那顆頭似乎在詭詐的笑著,口中說出奇妙的語言,我大約能了解意思,那話語涵義類似︰「這才是『無盡』(或輪迴不斷)的恐懼啊~」這類的。 我在心中想著︰『不可能,我絕對衝得出去!而且要帶著這個學生一起衝出去才行!』在要踏下最後幾格到達4.5樓樓梯間的時候,我索性閉上眼睛(認為跑了這麼久其實早就該到樓下了),然後拉著那個學生往下跳,心中的信念是我必須相信我自己的判斷。 果然我們到達四樓,而我認為這段左側樓梯搞不好早已經被五樓控制,就帶著那個學生往另一邊逃,不過那顆女人頭居然能追上來,雖然四周的學生都看不到,所以我還是拉著那個女學生繼續在走廊奔跑(校舍不長,頂多六七間教室,校舍也不是密閉的,走廊一邊是高到胸口的牆也沒有玻璃,可以看得到操場),可是跑沒多少步就發現前面的走廊影像似乎起了變化,跟平常的記憶不同,校舍被截斷了,在第四到第五間教室中間吧…像是整棟建築物原本就是兩棟靠得很近,而這中間的距離約是一大步。 不管如何,眼前的是高達胸口的走廊牆壁,翻牆的話會從四樓摔下去的,可是再過去一點就是幻象中隔壁棟的走廊了,那頭的學生很自然的在走動玩樂著(下課時間),我覺得不可能,這一定是幻覺,這裡明明原本就是一整排的校舍,怎麼可能會突然變成兩棟,一定是剛剛影像變化的時候改變我們的視覺。 那個女學生往下看著,又回過頭問我怎麼辦,我拉著她的手告訴她這是幻覺,實際上這裡是整條的走廊,根本沒有這個空洞,我們必須相信記憶中的走廊,然後穿過這牆,害怕的話就跳過你視覺上的這個斷層,不過這是假的,實際上這段仍舊是紮實的地板。 我們手牽著手一起往前衝去,可是那真的是牆,我們都被撞後退。 「不行,一定要打從心裡相信才可以,把眼睛閉上吧!讓記憶中的走廊清楚的映在眼前,我們一起衝。」 最後我跟她還是選擇稍微助跑然後跳躍跨個大步伐,因為那個力量不會讓我們猶豫,那兩片牆也已經擋不住我們了,我們跳到另一邊走廊跌坐在地上,回過頭看,果然走廊恢復原狀。 我問她為什麼要上五樓,她說要去找老師,而後我也沒再多問,趕緊離開這棟校舍跑去操場了。 夢醒了,我還在想,五樓真的還有「人」在那邊上課嗎?他們能每天平安上樓進教室上課嗎?還是…其實根本沒有五樓的存在?
相簿設定
標籤設定
相簿狀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