關於部落格
all i wanna say is that

they don't really care about us
  • 76441

    累積人氣

  • 1

    今日人氣

    0

    訂閱人氣

。結束與開始。-4

----------TIFA----------- Tifa是高興的。 終於又再見到Cloud的笑容,那笑臉是如此溫柔、親切,她想,這次真的一切都沒有問題。 在Denzel的星痕症候群治癒後,大家又像上次分離一樣輕易地、在小聚之後揮手道別,回到各自原本的生活。那是在宿命的那天之後,努力找回的生活。 不過這次分離的心情似乎不太一樣了。 「Cloud你不要老是不接電話啊!」尤菲臨行前還揮動著手中的PHS。 在一遍認同聲中,大家輕鬆愉快地各自走向不同的路。 因為只要想,他們是可以隨時再見面的,不用承諾什麼時間,所以大家像是明天又會再見面似的,輕鬆道別回家休息,雖然其實並不是那麼容易見到彼此。 『現在開始…可以過著平穩的生活了…?』 好不容易又通過了一場考驗,大家的星痕症候群也治癒了,再加上這兩年來平日的努力,他們應該能夠成為真正的、正常的家庭,Cloud應該不會再悶不吭聲的離開他們。 只不過,當Tifa回頭望著殘破不堪的廢墟,無數無辜生命曾因為她們的組織而犧牲,這份痛楚依然深深地影響著她,就像Cloud在突然離開她們前說過,問題沒有被解決,而逝去的生命無法挽回的。 『我也能被原諒嗎?那些因為我們的組織而被犧牲的人們……』 深吸了一口氣,Tifa轉過頭欲跟上Marlene她們的腳步時,發現原來Cloud、Marlene、Denzel都停在原地望著她。「Tifa?」Marlene可愛的偏頭喚著。 展露出不變的笑容,她輕輕搖搖頭︰「沒什麼,走吧!我們回家去」。 『家』這個字眼,讓四人一同微笑著,他們牽著手,準備再一次的一起展開新的生活。 這次,她相信一切都沒有問題了,一定會很美好。 『如果我也能被原諒的話…』 ----------CLOUD----------- Cloud又聽到樓下傳來大門細微的聲響。 他疑惑地立即起床開了房門,這樣的深夜時分孩子們應該要睡覺的,Tifa整天都是很忙碌,也應該要好好休息,那麼是誰在樓下走動呢?最近似乎偶爾會有這樣的情形,這聲音實在不該出現在這種時間。探頭向樓下看去,沉沉的深色終止在他的房門前,窗外的月光照亮著安靜的走廊,只有他自己在這。 Cloud走下樓,在黑暗的酒吧中繞了一圈,確定沒有入侵者之後,又上樓小心翼翼地開啟兒童房的門。 『奇怪…是Tifa嗎…?』看著孩子們熟睡的臉龐,Cloud決定去瞧瞧Tifa的房間,他走到Tifa房門前輕輕地敲了兩下門板,然後在這寂靜中考慮、猶豫著,最終還是嘗試壓下門把。 沒鎖。 他停頓手上的動作一會,不過還是慢慢將門推開來,Tifa房間的窗戶沒有拉上窗簾,月光也就照亮了這小小的房間。 『真的不在……這麼晚了……』 環視了一遭,Cloud就將門關上回到自己房中。 他在床上反覆思考著等一下Tifa回來該怎麼開口問,不過等著等著,卻一直沒有聽到樓下有任何聲響。 他百般無聊中忽然想起在酒吧開張的時候,Tifa告訴他每一種蔬菜水果的名字,用著似笑非笑的表情,偶爾嘴角還會抽動的模樣。 「妳幹麻笑得那麼奇怪?」他用有點抱怨的口氣。 「什麼奇怪!我是要親切的告訴你這些果子的名稱,這樣你才不會有壓力啊。」可是說著這句話的Tifa,表情又更奇怪了一點。 「你說我就會記住的。」他很認真,因為這是新生活的開始。Cloud望向Tifa,而Tifa也展露著包容的笑臉作為回應,那時候的Tifa眼中似乎散發著溫暖的光芒,讓他覺得一切會慢慢好轉。 是不是很久沒看到那樣的光輝了……? 抱著一絲疑惑,Cloud還是睡著了。 ---------- 「Cloud…你也覺得Tifa怪怪的嗎?」 稚嫩可愛的聲音將他的視線拉回身邊,Marlene粉嫩的小臉蛋就在眼前。 「怪怪的?」Cloud收回視線,有些尷尬地翻了翻手中的送貨單。 是有點怪,他中午起來後,就看到不知何時回來的Tifa正在準備午餐,她雙眼有些紅腫,應該是沒睡飽的關係吧。 「對啊,Cloud不是也發現了所以才一直看著Tifa嗎?」Marlene依舊細心而且敏銳。 原本是不該讓孩子們擔心的,不過這次,Cloud不得不承認若想知道些什麼,問Marlene會比自己盯著看還要更好。 「Tifa有說什麼嗎?」 Marlene轉頭看了看四周,確定Tifa走上樓去整理房間聽不到他們說話,才靠近Cloud小小聲地說︰「我有問過Tifa,可是她只說沒睡好,不過最近Tifa常常一大早眼睛紅紅、眼皮腫腫的,有時候連聲音也是沙啞的,感覺上很像…」Marlene猶豫思考了一下︰「很像哭過的樣子。」 「哭……?」 「嗯,很像,」Marlene一邊幫著將攤在地上的地圖捲起來,一邊繼續輕聲地說︰「雖然Tifa在大部分的時候總是笑著,可是當Tifa不再看我們的時候、做其他事情的時候,臉上經常出現很痛的表情。」 「很痛…?」這讓Cloud緊蹙了眉頭︰「Tifa身體不舒服嗎?」 「我也不知道,Tifa只說沒有睡好。」 接過Marlene捲好遞上來的地圖,Cloud只覺得自己越聽越迷糊。 他以前對Tifa承諾過了,如果Tifa有什麼事情,他一定會趕過去,而現在,他們在同樣的屋子下,Tifa卻像是拼命在掩飾著什麼,他想問Tifa是不是在擔心著,是不是又在害怕過重新生活會失敗,可是面對著Tifa,他卻不知該怎麼開口才好。 記得Tifa曾經告訴過他,只要能兩個人一起,即使害怕也絕不認輸,那時候Tifa靠著他的肩膀,烏黑細軟的髮絲就散在他胸前,他忍不住對她說,我們不會再孤單的。 後來,星痕症候群出現在他的手臂上,那無藥可救的無力感曾經讓他再次放開Tifa握著他的手。他考慮了很久,甚至嘗試用酒精麻痺自己,不過最後還是決定一個人渡過剩餘的時間,他幫不上任何人,也救不了自己,所以當時實在不願接受任何人的詢問也不想做任何回應,難道Tifa現在也不想要被詢問嗎? 『我的手…被Tifa放開了嗎……就像那時的我一樣……』 「Cloud?」Tifa停下擦拭吧檯的動作︰「你怎麼了嗎?」 聽到Tifa的叫喚,才發現原來自己站著發呆了好一陣子,Cloud立刻轉身走向大門。 「我走了。」 「嗯,小心慢走。」 他不敢望向Tifa,不過他猜說這句話的Tifa表情應該是微笑的。 ---------- 『我們沒有可以回去的地方,也沒有人在等我們。』 『嗯…不過…只要跟你在一起…只要Cloud在我身邊……』 那時候他們相依偎著,有些悲傷的,彼此都知道他們這段旅途即將到達終點。 ----------TIFA----------- 到底有多少人喪命?有多少家庭因為她而破碎?即使知道想辦法阻止吸取星球的生命是正確的決定…… 她懂他們幾個都背負著同樣的罪孽,可是當生活逐漸平穩的時候,總會不時想起。 在與同伴旅行戰鬥的時候要考慮擔心的事情太多太重,糾纏堆疊著讓她將這想法壓縮在心的深處,只有在兩年半前,看到殘破的市鎮和痛苦的人們,讓她終於把這份難以忍受的痛說出口。不過Barret認為,既然生存了下來,就要背負著這個罪孽繼續努力活著,讓自己有能力幫助人們,也是贖罪的方法。 她勉強點點頭。 然後他們靜默了,也許都在思考著如何補償他們所造成的悲哀。 這就是被稱做Jenova戰役的英雄們。內心早已千瘡百孔,淌出的血似乎無法乾涸。 ----------CLOUD----------- 「對不起……真的對不起…。」 長大重逢之後,唯一一次看到Tifa哭得如此痛徹心腑,那是大家在分離之前一同去忘卻之都,在Aerith長眠之地的湖畔憑弔時,Tifa忽然激烈的哭了起來。 當時自己也隱約感受到Tifa哭的原因並不只是Aerith的死,就如Tifa說過的,能夠表達想法的不只有語言,所以只將手緊握著她的肩。 『我在這裡,我會在你身邊,同伴們…都在這裡……』 這樣的他們被稱做Jenova戰役的英雄。而他們跟所有人一樣,都曾因為這場戰役失去了親友。
相簿設定
標籤設定
相簿狀態